浙江舟山市增殖放流32载再造“东海鱼仓”

为进一步增强公众水生野生动物和渔业水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促进生态文明建设,6月6日全国“放鱼日”,宁夏在银川市鸣翠湖举办了主题为“增殖水生生物,共建美丽中国”的同步增殖放流,放流草鱼、鲢鱼、鳙鱼1万余公斤。

为促进我国渔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农业部办公厅经过深入的研究探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的通知》。在此《通知》中对于我国的水域生态环境进行了规划,强化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的管理,保障我国的水域安全发展。
近年来,在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参与下,全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事业快速发展,放流规模和参与程度不断扩大,产生了良好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但在增殖放流苗种监管方面也存在供苗单位资质条件参差不齐和放流苗种种质不纯、存在质量安全隐患等问题,影响了增殖放流的整体效果,甚至对水域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安全构成威胁。为保障放流苗种质量安全,推进增殖放流工作科学有序开展,根据《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等有关要求,现就进一步规范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通知如下。
一、健全增殖放流供苗单位的监管机制 严格增殖放流供苗单位准入
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当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依法通过招标或者议标的方式采购用于放流的水生生物或者确定苗种生产单位。供苗单位招标应综合比较苗种生产单位资质、亲本情况、生产设施条件、技术保障能力等方面相关条件,支持省级渔业主管部门通过综合评价的方法统一招标确定经济物种苗种生产单位,建立定期定点供苗及常态化考核机制,保障放流苗种优质高效供应。加强中央财政增殖放流项目供苗单位资质审核,珍稀濒危物种苗种供应单位需在农业部公布的珍稀濒危水生动物增殖放流苗种供应单位中选择,经济物种苗种供应单位基本条件应符合《农业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水生生物经济物种增殖放流苗种管理的通知》有关要求。
加强增殖放流苗种供应体系建设
各地应支持和鼓励渔业资源增殖站、科研院所及推广机构所属基地、省级以上水产原种场等相关单位参与增殖放流工作,发挥其示范引导作用,提高放流苗种供应能力和苗种质量。积极推动国家级和省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苗种供应基地建设,加强增殖苗种繁育和野化训练设施升级改造,支持开展生态型、实验性、标志性放流,推进增殖放流科学化、规范化、专业化发展,健全完善增殖放流苗种供应体系,为增殖放流持续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开展增殖放流供苗单位督导检查
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将增殖放流管理制度和技术规范相关内容纳入专项培训计划,定期开展增殖放流项目实施单位及供苗单位人员培训,适时组织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和有关专家对苗种供应单位苗种繁育、疫病防控和放流实施等相关工作进行技术指导。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加大增殖放流供苗单位苗种质量安全抽查力度,不定期组织有关机构对苗种种质、药残及疫病情况进行检测,并逐步将增殖放流供苗单位纳入国家或省级水产苗种药残抽检和水生动物疫病专项检测计划,推动建立增殖放流供苗单位常态化监管机制。
建立增殖放流供苗单位约束机制
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对区域内的中央财政增殖放流项目供苗单位进行全面登记和清理整顿,依托全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信息采集系统完善本辖区内供苗单位信息库基础信息,建立统一的管理信息档案。建立增殖放流供苗单位黑名单制度,列入黑名单的供苗单位不得承担增殖放流项目苗种供应任务,各级渔业主管部门也不得将其纳入增殖放流供苗单位招标范围。完善中央财政增殖放流项目供苗单位备案核查制度,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于每年年底前通过信息系统上报中央财政增殖放流供苗单位相关信息,我部将组织审核和实地抽查,核查不合格的供苗单位将被列入黑名单,同时核查结果还将作为下一年度财政项目资金分配的重要依据。
二、加强增殖放流苗种种质监管 科学选择增殖放流物种
各级渔业主管部门应高度重视增殖放流物种的选择,严格按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开展放流活动。用于增殖放流的亲体、苗种等水生生物必须是本地种。严禁使用外来种、杂交种、选育种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物种进行增殖放流。中央财政增殖放流项目实施单位原则上应在《农业部关于做好十三五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的指导意见》所列物种范围内选择适合本地区放流物种,如确需放流不在其范围内的物种,需经省级渔业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充分论证并报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备案。各地还要加强对社会大众的宣传教育,加强对宗教界放生活动的指导、协调和监督,切实规范各类放生行为,严禁不符合生态要求的物种进入天然水域。
建立放流物种种质评估机制
鉴于我国内陆水域的鱼类、两栖类及爬行类都存在地理种群,为避免跨流域水系放流可能形成的潜在生态风险,增殖放流物种应遵循哪里来哪里放原则,即放流物种的亲本应来源于放流水域原产地天然水域、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或省级以上原种场保育的原种。各地应加强对供苗单位亲本来源的监管,建立适宜放流物种和放流水域科学评估机制,明确本地区可放流物种和可放流水域,并予以公布。
加强增殖放流苗种种质检查
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按照《农业部办公厅关于2014年度中央财政经济物种增殖放流苗种供应有关情况的通报》要求,严把放流苗种种质关口,从招投标方案制定、供苗单位资质审查、实地核查等多方面入手,加强放流苗种种质监管。特别是在放流苗种培育阶段,增殖放流项目实施单位应组织具有资质的水产科研或水产技术推广单位,在放流苗种亲体选择、种质鉴定等方面严格把关,加强对供苗单位亲本种质的检查。省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组织相关科研单位加强放流物种种质鉴定和遗传多样性检测应用技术研究,加快推动增殖放流苗种种质鉴定工作开展,为保障水域生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提供有力支撑。
三、强化增殖放流苗种质量监管 规范增殖放流苗种质量检验程序
各级渔业主管部门统一组织的放流水产苗种必须进行疫病和药残检验,经检验合格后方可进行放流。增殖放流苗种药残检验按《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开展增殖放流经济水产苗种质量安全检验的通知》执行,苗种疫病检测参照《农业部关于印发lt;鱼类产地检疫规程gt;等3个规程的通知》(农渔发〔2011〕6号)执行。各级水生动物疫病防控机构或水产技术推广机构应积极配合渔业主管部门做好增殖放流疫病检测工作。放流苗种的检验检疫费用和具体支付方式由检测单位和苗种生产单位协商确定。
强化增殖放流苗种质量监管
各地在组织增殖放流项目招标时,应将增殖放流苗种质量检验要求作为必要条款列入招标文件中,并在与中标单位签订合同时予以明确。苗种生产单位凭检测单位出具的疫病和药残检验合格报告申请参与增殖放流活动,经检验含有药残或不符合疫病检测合格标准的水产苗种,不得参与增殖放流等活动。项目实施单位应将增殖放流苗种疫病和药残正式检验报告归档保存两年以上。一年之内有两次及以上禁用药物检测呈阳性,或连续两年疫病检测不合格的,以及拒绝抽检或不接受监管的水产苗种生产单位应被列入黑名单。
规范增殖放流苗种投放
强化增殖放流苗种投放监管,倡导科学文明的放流行为,禁止采用抛洒或高空倾倒的放流方式。加强增殖放流苗种投放技术指导,在增殖放流项目实施方案中明确放流苗种投放方式,并在专业技术人员指导下具体实施。具备条件的应按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技术规程》要求,采取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式投放苗种,以降低放流苗种的应激反应和外界不利影响。支持科研机构和增殖放流苗种供应单位开展放流苗种野化训练试验,增加放流苗种野化暂养环节,增强放流苗种适应放流水域环境能力,切实提高放流苗种的成活率。
四、强化增殖放流苗种数量监管 做好增殖放流苗种数量统计
增殖放流项目实施单位应将拟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基本信息,包括放流区域、时间、物种、数量、规格等,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特别是接受渔民群众的监督。增殖放流过程中,各实施单位要组织做好增殖放流苗种的规格测定、计数等工作,并填写增殖放流活动记录表,经各方代表签字确认后存档备查。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于每年年底将辖区内本年度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基础数据汇总统计,并通过信息系统上报上级渔业主管部门。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加强信息系统使用培训,确保增殖放流基础数据上报准确无误。
开展增殖放流苗种数量核查
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应组织对增殖放流苗种实际数量开展抽查和现场核查,严厉打击虚报增殖放流苗种数量的行为,对于虚报数量或规格的苗种供应单位,应勒令其限期整改,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合格的列入增殖放流苗种供应单位黑名单。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对下级单位报送的年度增殖放流基础数据进行审核,存在问题的数据应及时驳回并督促其认真核实,确保数据真实可靠。对伪造增殖放流相关统计数据的单位和相关人员,由上级单位予以通报批评,并调减资金安排规模,情节严重的应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各地渔业主管部门要严格按照本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增殖放流工作流程,加强增殖放流管理,确保增殖放流能够发挥应有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我部将对各地上报的增殖放流工作总结及相关材料进行审核,适时对各地增殖放流工作开展情况进行督导检查,并将审核和督导检查结果作为下一年度中央财政增殖放流项目资金安排参考。

本报讯近日,随着今年最后一批人工投放737万尾鱼苗儿欢快地游入巫山大宁河流域,三峡库区增殖放流第一阶段活动圆满结束。4年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联合…

2014年至2020年,我市将重点开展“一打三整治”、减船转产、“生态修复增殖放流”等三大专项行动。通过采取基础能力提升和海洋意识提升等保障举措,维…

本报讯近日,随着今年最后一批人工投放737万尾鱼苗儿欢快地游入巫山大宁河流域,三峡库区增殖放流第一阶段活动圆满结束。4年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联合重庆市政府开展增殖放流共向三峡库区投放鱼苗4300多万尾,给库区渔民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优化改善了水域生态环境。

2014年至2020年,我市将重点开展“一打三整治”、减船转产、“生态修复增殖放流”等三大专项行动。通过采取基础能力提升和海洋意识提升等保障举措,维护海洋捕捞秩序,遏制资源恶化态势,重振“东海鱼仓、中国渔都”风采。实施大规模增殖放流活动,是今年我市在振兴修复舟山渔场工作会议上提出的一个重点内容。

2011年4月,长江三峡集团与重庆市农委签订大宁河流域增殖放流项目协议,合理开发利用三峡水库水域资源、确保库区水质和生态安全、拓展库区群众增收渠道,携手推进三峡库区生态渔业发展,于2011~2014年,在重庆大宁河流域及部分长江段开展渔业增殖和生态渔场建设。按照计划,由长江三峡集团在第一阶段出资3000万元,重庆市农委与三峡渔业公司等参与建设,每年在库区增殖放流四大家鱼和地方特色名优鱼苗1200万尾。

昨天,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渔民代表及浙大志愿者等一行,参加了由市海洋与渔业局组织的今夏舟山大黄鱼增殖放流活动。
220万尾黄鱼宝宝,乘着海风,迎着浪花,在众人的护送中,撒欢入海。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陈大庆介绍,三峡大坝截流后,高峡平湖让长江部分流域水流变缓,江水自净能力减弱,大量浮游生物滋生,富营养化现象严重。三峡水库蓄水初期,库区时常出现水华,部分流域水质降为Ⅳ类。陈大庆说,通过4年增殖放流,水域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改善。目前库区部分流域水质标准已优化提升为可饮用水Ⅱ类。水华现象也基本得到消除。

舟山增殖放流始于1982年后10年“动作大”

负责承办三峡库区增殖放流的三峡生态渔业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家勇称,4年里,不但三峡公司出资3000万元增殖放流了大量四大家鱼和胭脂鱼、岩原鲤等地方名优鱼类,重庆三峡库区部分区县也安排配套资金,增加投放鱼苗数量。但要真正实现鱼类的自然增殖,从根本上修复和改善库区水域生态环境,还需5至7年的时间持续开展人工增殖放流。下一步,重庆有关方面将继续与三峡公司合作,推进增殖放流和生态渔场建设。

21日下午4时,参加此次放流活动的志愿者等一行人随放流工作人员一起,乘船前往市水产研究所位于六横台门网箱养殖基地,验收放流鱼苗的体长规格与数量。从网箱中随机抽选的“鱼宝宝”,目前体长约7厘米,总计220万尾。据介绍,这是今年我市放流的大黄鱼苗数量最多的一次。

重庆市农委副主任吴纯坦言,项目的实施,成功破解了库区生态渔业鱼水和谐发展难题,探索了负责任的国有企业与地方政府共同开发维护渔业资源和水生态环境的协作路子,创新了大库条件下开放式渔政监管的有效模式。

据海洋渔业部门的相关资料记载,舟山实施增殖放流,最早可追溯到1982年。那年,中国对虾人工养殖在舟山刚兴起,市海洋与渔业局就在普陀朱家尖海域首次放流了体长约1厘米的中国对虾54万尾。之后,增殖放流活动持续开展,但早年,因放流资金、苗种货源、数量等原因,放流规模并不大。直至2004年起,我市开展了大规模的放流活动。

每年初,市海洋与渔业局根据舟山海域的资源特点和增殖放流的效果评估,确定当年度渔业资源增殖放流的种类、数量、规格、投放海域以及具体实施方案。苗种放流时间从每年4月至11月。所有放流苗种都按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实行公开招标的采购方式执行。“十一五”期间,全市多次实施大规模的渔业资源增殖放流工作。五年累计投放资金1400余万元,共放流了大黄鱼、厚壳贻贝、黑鲷、条石鲷、真鲷、海蜇、梭子蟹、日本对虾、曼氏无针乌贼等10多个品种。“这几年的舟山海域生态修复力度更大,2011年至2014年,舟山海域投入增殖放流资金近4千万元,放流鱼虾蟹贝等各类苗种约15亿尾。
”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说,为了更好促进舟山海域渔业资源的修复和海洋生物的多样性,我市的水产科研人员多年攻关,成功培育出大黄鱼、厚壳贻贝、曼氏无针乌贼、小刀蛏等品种。

据介绍,到2020年,浙江渔场将建15个海洋保护区、9个产卵场保护区、6个海洋牧场,预计累计增殖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100亿尾。其中,舟山从今年开始至2017年,累计增殖放流水生生物苗种15亿尾,至2020年,达到20亿尾。

放流效果明显再现大黄鱼和乌贼

昨天上午8时30分,220余万尾大黄鱼苗种被运至舟山海域。在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浙大志愿者等人的共同参与下,将鱼苗放归大海。除大黄鱼苗外,还有几万尾条石鲷和赤点石斑鱼的鱼苗也一起被放流。“这是第一次参加增殖放流活动。阿拉舟山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已经很多年了,效果还是明显的。
2000年后,我差不多每年都有捕过大黄鱼。
”作为渔民代表的六横周德军开启放流箱的气阀门后,看着跃入大海的大黄鱼说。

事实上,舟山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坚持32年,尤其是后10年开展的诸多大规模放流活动,放流大黄鱼等各种鱼类放流尾数每年达到数百万尾。多年的坚持,效果如何,舟山渔民最有发言权。

周德军说,舟山野生大黄鱼消失很多年了,但现在时有听到,说哪里有渔民又捕到野生大黄鱼的消息。岱衢洋原是舟山海域盛产大黄鱼的主要海域。
2012年,8月11日,普陀桃花渔民8艘渔船一水次捕获大黄鱼近10万吨,其中单船最高产量2吨多,产值200余万元,创下了舟山渔民一水单船最高产值的新纪录,“那次,我们也捕到大黄鱼了,只是量不如他们多,约四十万元。

据说,那年捕获得的大黄鱼个体大小差别比较大,最大的有3至4斤,小的只有六七两。这从中也说明,野生大黄鱼群正在逐渐生成。不仅是大黄鱼,就连曾几乎濒临绝迹20年的舟山渔场四大经济鱼类之一曼氏无针乌贼在浙江海域的年产量也已恢复到约1000吨的水平。在今年上半年市海洋与渔业局统计的国内捕捞渔业生产统计表上,首次将乌贼的产量统计在册。这是10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

此外,根据市海洋与渔业局在对舟山海域近海渔业资源的调查研究中,发现日本对虾、梭子蟹以及真鲷、黑鲷等岛礁型鱼类的数量也有所增加,渔业资源再生能力进一步提高。“舟山的增殖放流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还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像多年绝迹的曼氏无针乌贼也爬上了寻常老百姓的餐桌,毫无鱼汛可言的大黄鱼也有捕获。我们的增殖放流得到了社会各界与渔区群众的广泛认可。
”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说,今后,我市将重点围绕“一打三整治”行动涉及的打击涉渔“三无”船舶及其他各种非法行为,开展“船证不符”、禁用渔具、海洋环境污染整治等相关内容。同时,还将进一步加大海洋生态和渔业资源的修复力度,共同恢复舟山渔场的辉煌。

牧海耕鱼打造多个“海洋牧场”

作为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修复舟山渔场的另一举措,近年来,市海洋与渔业局提出要牧海耕鱼,打造“海洋牧场”。

海洋牧场,是指在某一海域内,采用一整套规模化的渔业设施和系统化的管理体制,将人工放流的经济海洋生物聚集起来,以增大资源量,改善渔业结构的一种系统工程和未来型渔业模式。而人工鱼礁是“牧场”中的一项渔业设施,是人类为恋礁鱼类所建的“安乐窝”。

从2001年开始,市海洋与渔业局陆续在普陀东极、白沙和嵊泗马鞍列岛海哉等地投放人工鱼礁。市本级,以及各县渔业部门每年多次在各辖区的“鱼礁”群附近开展增殖放流活动,规模且逐年增加。一般来说,在人工鱼礁投放三个月后,就会附上许多藻类、贝类等海洋生物,形成适宜鱼儿居住、嬉戏、觅食“绿色家园”。因为有丰富的饵料,所以人工鱼礁成了鱼儿的“安乐窝”。根据渔业部门跟踪调查,自从投放人工鱼礁后,该鱼礁区域的海洋生态状况有了较大改善。海钓者们的反映,那里的鱼类也比之前多了,钓获量明显增加。

除人工鱼礁外,碳汇渔业,也是近两年我市正在探索的水产养殖民和海洋生态修复的双赢之路。2011年7月11日,东极新型海洋牧场示范区暨碳汇渔业实验区揭牌成立。东极庙子湖岛周边海域成为了我市第一个碳汇渔业实验区。同年,我市又先后在马鞍列岛和桃花岛等海域实施了海藻栽培项目,开展碳汇渔业示范基地建设。

据悉,《浙江舟山群岛新区规划》上也有提出,要以舟山及附近海域为重点,实施舟山渔场振兴工程,加强生态修复和资源恢复力度,科学开展人工鱼礁设置、海藻场栽培、栖息地环境改造和增殖放流。那么鉴于对海洋经济发展和生态舟山建设的重要性,渔业资源增殖放流的意义更为显着。